当前疫情对上半年创业企业融资的影响

如果我们在去年年底展望2020的时候会说“明年会很难”,那么现在只能说,当时的说法还是有些乐观了。

先说结论:除非年前已经基本谈定了SPA(至少要完成了全部投资人尽调),否则当前疫情对创投企业上半年融资的影响就是。。。。。。几乎肯定会把上半年的事拖到下半年。

这么说是基于几个基本的判断:

1、大多数投资人会在本周开始远程办公,2月10 号那周或者17号那周真正开始上班。由于中国绝大多数地方此时的天气并不适合在户外见面,戴着口罩谈投资也会很影响沟通效果,因此能让他们真正有安全感和愿望(也包括打消被创业者嫌弃的顾虑)开始大面积约见创业者可能要等到下面三个条件具备之后:

a) 湖北之外新增密切接触者人数和正在接受医学观察的人数需要呈明显下降的趋势。如果长假回流防控顺利,这个假设估计很快可以实现;如果不顺利,也许要到2月下旬。

b) 全国(包括湖北在内)的新增疑似确立了显著下降的趋势并且每天的新增疑似不超过一两百人,湖北之外(尤其是北京和上海)基本没有新增疑似。如果防控顺利的话这个假设估计要到2月下旬甚至3月上旬才有可能。

c) 死亡率累计(累计死亡人数/累计确诊数)在今天的基础上(湖北3%左右,其它省份0.2%左右)不会有显著上升。这个看起来机会应该比较大。

2、所有的投资都需要尽调。大规模启动第三方现场尽调的前提条件会更加严苛一些。

a) 除了前面提到的增量指标之外很有可能还会看存量指标——全国在诊人数(确诊人数-死亡人数-出院人数)需要呈明显下降的趋势,这个则需要更长的时间,很有可能要到4月甚至5月或更晚。

b) 由于参与尽调的机构有很多是跨国公司,同时要看国际卫生组织(WHO)以及各机构全球总部对于中国疫情的判断。这也会增加时间方面的不确定性。

3、即便没有疫情,一个正常的融资交易在今天这样一个市场环境下平均也需要4-5个月,普通的尽调通常也需要1-2个月(特别早期的项目可能会短一些)。因此无论怎么看,所有原本计划节后启动的融资,由于疫情的原因真正能够对外启动很可能要到3月,交易完成几乎肯定要到下半年。

4、如果疫情防控非常不顺利的话,那影响的就不只是上半年而是全年了,一些投资机构全年开天窗也是很有可能的。要知道,投资机构在疫情没有得到充分控制之前暂停投资是没有太大压力的。

那么,那些原本计划节后启动融资、希望在6月底之前拿到钱的创业公司应该怎么办?

首先,想办法开源节流,创始人要把健康现金流和最低现金储备作为头等大事来抓。事实上即便没有这次疫情今年也会是现金流之年,现在只是疫情把现金流的重要性又放大了10倍而已。健康现金流意味着每个月入大于出,健康现金储备意味着如果没有收入至少可以撑9-12个月。如果做不到,该收缩收缩,该搬家搬家,该裁员裁员。活着才能等到春回大地,活着才有未来。

第二,尽快找现有股东开始沟通,寻求救急办法。他们是同一条船上的战友,只有他们才最有动力确保你不被冻死在这个疫情肆虐的冬天。提前把应急的过桥或者可转债谈好,成本高一些也没关系,一定要确保他们的钱立等可取。

第三,用好疫情时间,尽量把融资的准备工作通过远程办公的方式提前完成。这样一旦大家可以不用戴着口罩见面,马上就可以按下启动的按钮。

第四,如果你是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企业,除非万不得已,在生意没有恢复到正常水平之前不建议启动融资。因为两边围绕不确定性的立场会差距很大,创业者会普遍认为这是一次大型意外,很快自己的公司还是会回到原来的增长曲线上;投资人则可能会有非常不同的看法。

这里也顺便提醒一下那些受疫情影响较大、节前已经完成了融资谈判但还没有完成交割的企业:抓紧抓紧抓紧;同时做好重谈一些条款的思想准备,因为你今年的增长预期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反过来对投资人也说一句,今天的形势其实也蕴藏着很多的特殊机会。在某种意义上说,现在就是一个全中国带有普遍性的special situation(特殊情形)。一大批优质的民营企业(尤其是消费者服务领域的企业)都会遇到巨大的现金流压力,都需要雪中送炭,而国有商业银行机制所限难以快速出手,这个时候其实正是市场化的股权投资者和可转债投资者的天赐良机。没被Uber和Wework打下来的估值这次很可能会被冠状病毒打下来。这不是发国难财,也不是趁火打劫,而是抓住机会做对被投公司和LP都有帮助的双赢交易。

总之,如果我们在去年年底展望2020的时候会说“明年会很难”,那么现在只能说,当时的说法还是有些乐观了。


评论: